图片一

全球家禽行业的六大谣言你都知道吗?

  谣言会造成不同程度的社会危害,已是不争的事实。家禽行业也被其困扰着,诸如“速生鸡”、“六翅鸡”、“禽流感就是不能吃鸡肉”.......那么你知道全球家禽几大谣言吗?今天小编给大家普及一下,并且做一次谣言粉碎机。
  谣言1:鸡都是喂药长大的
  美国禽蛋协会禽蛋研究副主席John Glisson:
  给鸡喂食抗生素,只是为了让它们生长得更快。这是谣言。
  将抗生素称为“生长促进剂”是误导,这是对它们如何作用于家禽生产的误解。抗生素的作用模式是保持家禽健康。
  目前市场上很多所谓的促生长抗生素是由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20世纪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批准使用的。没有人知道它们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唯一可衡量的事情是它们让鸡长得快了,它们确实如此。而它们仍然在这么做。
  现在我们知道抗生素是如何发挥作用的。抗生素使鸡生长更快的方式是因为它们防止肠道疾病和细菌性疾病。但这个称呼一直延续至今:生长促进剂。这并不是它们被用来喂鸡的原因,而是其结果之一。它保护鸡免受感染,保持鸡只健康,使其生长得更快。
  鸡被饲喂了大量的抗生素,因此这增加了人们对病原体的抗生素耐药性。这是一个谣言。
  经常被引用的称,80%的抗生素被用于畜禽的统计数据可能会产生误导。这个百分比是基于销售量的,而忽略了动物实际使用抗生素的数量。食品生产动物的数量大大超过人的数量,因此抗生素在动物中的使用应该是一个更大的总量。
  另外要记住的是,至少有40%,也许更高比例的禽用抗生素并不会被人类接触。给禽类使用这些抗生素并不会对我们所见的人类病原产生抗生素抗药性。
  尽管大多数家禽公司已经遵照FDA兽药饲料指令中对于抗生素使用的新联邦指导方针,这一指导方针将在明年成为强制性的。
  农民给自己的鸡群使用抗生素是不受监督的。这也是谣言。
  我多次在新闻报道中看到这个谣言,农民不加选择地使用抗生素。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农民自己没有抗生素。
  美国的农民并不能私人拥有鸡,他们无法做出给予鸡群饲料和药物的决定。鸡是由一家公司所拥有的,公司会对是否在鸡群中使用抗生素做出决定。
  如何治疗禽只、是否使用抗生素、使用何种抗生素以及使用多长时间?这均由家禽公司的兽医决定。
  谣言2:家禽垃圾是一种没用的产品,家禽养殖场是污染的主要来源
  安妮女王郡马里兰大学分校农业和自然资源推广教育专家Jennifer Rhodes:
  家禽垃圾不是废物,源自我们鸡舍的粪便是当地生产所需要的有机肥。人们忘记了生产有机食品的农民可以用它来种植农作物。我们在我们的农场里用它种植玉米。这当然不是在浪费一种宝贵的资源。
  Rhodes农场每批次可生产80000羽肉鸡,每年生产50万羽肉鸡,这产生约543吨粪便。不过每年留给Rhodes农场的并非全是粪便。对禽舍的所有垃圾完全的清理仅每隔5年进行一次。在随后的几年里,只清除禽舍中心的垃圾即可达200吨左右。
  我们的农场有几千英亩,因此我们可以利用这些垃圾。我们只使用其中一小部分,我们的作物每英亩可能需要3吨肥料。
  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大大高估了每年切萨皮克湾流域的肥料使用量。美国环保署认为肥料每年都用到土地上了。
  此外,从德尔马瓦的农场运出的肥料获得了良好管理,以避免过量用于农田。
  以萨默塞特郡为例,我们推测可能有25%至30%的肥料将不得不被移到别处。马里兰州农业署与综合生产商合作,推出一个肥料运输方案。
  谣言3:鸡是如此巨大,生长如此之快,它们只能勉强地站立起来
  科宝公司世界动物福利经理Kate Barger博士展示了两张照片,一张是1957年的肉鸡,另一张是2012年的一种基因品系:
  一张照片胜过千言万语,大多数人首先注意到的是,两只鸡的胸部周长或宽度的差异。现代肉鸡可生产出更多的肉。但我也想提醒您注意这些鸡的脚的大小和腿的厚度,现代肉鸡的腿和脚明显更为强大,以支持增加的重量。
  在选择跟动物福祉或动物福利相关的具体特性的时候,有人只不过是拿起禽只,对这些特性进行检查。然而这是每天发生在我们育种农场的事情。
  类似X射线的技术被用于检查禽的胫骨的形成,评价结构的完整性,去除因骨生长缺陷而造成今后可能难以行走的禽只。
  在鸡只变得更大的时候,我们希望它们能够站立和行走。这种技术与这种体型的选择,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并使这些肉鸡能够较好地生活。
  我们使用能检查和选择心肺功能的技术。这类似于你可能会在医院或医生的办公室所看到的那样。它可以测量脉率和家禽的氧饱和度。
  谣言4:鸡被注射激素使它们迅速成长为大体型
  科宝公司世界动物福利经理Kate Barger博士:
  我们并没有给家禽添加或注射激素。政府是规定禁止添加激素的,家禽生产商不可使用任何激素。
  首先,添加激素是非法的。其次,我不知道如果你把激素添加到肉鸡中会发生什么?此外,它没有任何意义。昨天,我们看到了一个饲养2万羽鸡的禽舍。你需要拿起每只鸡,一天给它注射两次激素让它们生长?
  任何时候你拿起一只鸡,给鸡注射激素的过程不仅代表了成本的增加,而且对家禽而言还是一个潜在的应激时刻,可能会损害鸡群性能。
  作为一个产业,我们想以正确的方式去做,我们希望以正确方式取得进展。这意味着遵守政府法规而且不做非法的事情。给家禽使用激素是不符合逻辑的,这将花费大量的资金,没有人愿意因为养鸡而去坐牢。
  谣言5:鸡只的生长、存活率和健康的改善完全是遗传学的结果
  科宝公司世界动物福利经理Kate Barger博士:
  遗传学并不是家禽业的终极救星,家禽生长、存活率和健康所取得的进展是遗传学、管理、营养和禽类生长环境结合的结果。
  这些改善包括了每天照看禽只的农民的贡献。他们确保每天24小时的环境控制和管理成本是最佳的。这会让禽只生长有更佳的效率和精度,同时实现性能指标,如饲料转化率以及降低死亡率。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肉鸡遗传学中并没有基因修饰或基因工程。生长、存活率和健康所获得的进展是传统的遗传选择所取得的。我们用分子遗传学能比过去更好地理解家禽的DNA。但是我们并不改变家禽的DNA或者遗传成分。
  谣言6:家禽业的一切都是以正确方式进行的
  泰森食品公司可持续食品生产副总裁Christine Daugherty:
  说家禽业做的任何事都是完美的也是一个谣言,因为家禽生产的实践和执行一直在不断地发展和完善。
  有理念认为,家禽业只是死板地做事,不用考虑创新新技术、做事的新方法并持续改进。我认为,这显然是一个谣言,应该打破。
  不仅农民在他们的农场上不断采用新技术和管理方法,领先的家禽综合生产商如泰森食品、普渡农场、福斯特农场和桑德森农场公司等都有非常庞大的研究计划,以寻求更好的方法来解决食品安全、家禽福祉和鸡群管理的问题。他们还通过与行业协会(如美国禽蛋协会和全国肉鸡协会)以及政府机构(如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合作与研究来寻找更好的方法解决这些事情。
  家禽业期望自己变得更好,并提高其运作方式,家禽业最大的改进就在未来。
  我们有办法改善吗?当然有。但我认为,家禽行业本身就与我们的行业合作伙伴、我们的大学、民众以及我们的农民在一起。我们正在向前迈进。
  作者:Gary Thornton
  译者:翁善钢
  (来源:养殖网)

版权所有(C)2006-2009 山东饲料与经济网 山东农业大学动物营养研究所

邮编:27018 山东泰安市岱宗大街18号 山东饲料科技专业委员会

电话:0538-8249371 传真:0538-824937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