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一

对比中美养猪业 看饲料禁抗如何实现

 

 “饲料无抗”愈演愈烈,面对“后抗生素”时代,世界各国的养殖业都在积极求变,冷静应对。近日美国国家猪业协会宣称:“美国82%的猪肉生产商提到他们已经意识到农场使用抗生素的法规即将发生变化,更有71%的生产商提到针对抗生素使用情况,他们已经拥有一套明确的记录保持系统来应对。”

  面对“饲料禁抗”,美国的养猪业表示他们已经做好准备,而我们中国的养猪业该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后抗生素”时代?现实情况是中美养猪业的实际情况存在巨大差异,无论是养殖规模、还是养殖水平都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单纯学习美国做法、生搬硬套是不可取的。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虽然我们不能完全效仿美国养猪业“禁抗”模式,但是通过对比中美养猪业发展历程、抗生素使用情况以及对待“饲料禁抗”的反应差别等,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饲料无抗之路”是完全可行的。

  中美养猪业发展历程对比

  美国猪业发展历程

  美国生猪养殖规模化进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阶段一:散户养殖大幅退出,猪场总量快速瘦身。20世纪70-80年代,美国生猪养殖业规模化进程正式启动并快速推进,主要表现为生猪养殖场数量急剧减少。

  阶段二:猪场存量继续下降,养殖规模持续扩张。进入20世纪90年代,美国生猪养殖规模化进程驶入快车道,在猪场存量不断减少的同时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场均养殖规模的迅速扩张,大型和超大型养殖场开始涌现。

  阶段三:规模化步入深水区。进入21世纪,美国规模化相对减速,生猪养殖场数量稳中微降,生猪总存栏量及场均存栏趋于稳定;在结构上,大型养殖场的数量和存栏占比仍处于稳步上升状态,规模化后的美国生猪存栏总量维持在6000万头左右,整体波动幅度不超过10%。

  中国猪业发展历程

  建国以来中国养猪业的发展现状,大体上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建国到70年代末,这一阶段是我国养猪业发展的恢复时期,养猪生产是农民的一种家庭副业,目的是为了积肥与肉食品自给,养猪业的主体形式是千家万户的分散型养猪。

  第二阶段: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这一阶段是我国养猪业发展的快速时期,养猪生产已开始由传统分散型向现代集约型转变,规模化养猪已成为发展趋势,但传统养猪仍占较大比例。

  第三阶段:90年代至二十一世纪初,这一阶段是我国养猪业集约化、现代化、标准化发展的重要时期。随着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养猪业已成为我国农牧业的一项支柱产业。

  第四阶段:除了上述三个阶段,大涛认为中国养猪业已经步入非常关键的第四个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中国养猪业中小型猪场将逐渐减少,规模化猪场比例不断加大,养猪业将真正成为一个高技术含量的行业,消费者信赖的猪肉品牌将不断涌现,养猪业与饲料业将结合得更加紧密,传统的以饲料企业为主导的畜牧业格局将发生根本性转变。

  对比中美养猪业的发展历程,我们不难发现发现,美国养猪业的发展就是一个不断规模化、大型化的发展过程,现如今美国猪场总数7.1万家,其中5000头以上的猪场占60%;而中国的养猪业虽然也不断向着规模化、工业化方向发展,然受中国国情所影响,中小规模猪场和散养户还必将会长期存在,并在中国的养猪业版图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目前,中国猪场总数约6713.7万家,100头以上的规模养殖场达50% ,因此事关中国养猪业任何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不考虑对中小规模猪场和散养户的影响是不切实际的,包括“饲料禁抗”。

  中美养殖业抗生素使用情况对比

  美国联邦政府2012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高达80%的抗生素被使用在畜牧业养殖上,在2012年美国共有1.46万吨的抗生素用于动物养殖中,在2009年和2014年间被批准用于牲畜使用的抗生素在美国的销售额增长了23%。

  经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应光国课题组调查研究发现,2013年我国抗生素总使用量约为16.2万吨,其中人用抗生素占到总量的48%,而兽用抗生素占总量的52%,约8.424万吨。

  对比中美养殖业抗生素使用情况不难发现,中美两国在养殖业抗生素滥用问题上可谓是“难兄难弟”,虽然中国养殖业的抗生素使用总量是美国的近6倍,但是考虑到中国养殖业的实际养殖数量,平均下来后的抗生素用量与美国是不相伯仲,半斤八两。由于养殖业抗生素滥用所导致的耐药性、环境污染、及食品安全等问题不但损害着中美两国消费者的健康,更对两国养猪业未来的健康发展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因此,养殖业抗生素滥用已经到了不得不治理的地步。

  中美“饲料禁抗”政策对比

  美国联邦食品和药品局(FDA)决定从2014年开始,用3年时间,到2017年1月1日开始全面禁止在牲畜饲料中使用预防性抗生素。FDA表示将敦促美国动物药业公司自愿性删除抗生素产品中有关促进动物生长、提高饲养效率的说明,今后这些抗生素产品将只能用于给动物治病,且需要接受相关监管才能使用;同时FDA还鼓励养殖户建立“兽医-客户-患者关系”档案,并要求养殖户建立更好的农场抗生素使用记录;此外,文件规定,农场主想要得到某类抗生素,必须要先得到兽医的处方。

  面对抗生素耐药性、环境污染以及食品安全越来越严峻的局面,中国相关政府部门从2002年开始也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畜牧业限抗、禁抗举措,严格规范兽用抗生素的使用,“限抗/禁抗”的步伐越来越快。

  对比中美“饲料禁抗”政策,美国FDA实行的是全面禁止在饲料中添加以预防用为目的的抗生素,并且规定农场主想要得到某类抗生素,必须要先得到兽医的处方,该项政策将从2017年1月1日正式执行。而中国虽没有出台全面饲料禁抗的相关政策,但是对于兽用抗生素的使用制定了严格的应用规范与治理方案,并对某些对人体健康影响比较大的抗生素开始禁止在饲料中添加使用。为什么中国没有出台全面饲料禁抗措施?大涛分析这与中国的畜牧业实际国情是密不可分的,不提高整体养殖业的生产管理水平,就盲目地全面饲料禁抗,对于养殖业必将会造成非常大的冲击和损失。

  中美养猪业面对“饲料禁抗”的反应对比

  面对FDA的“饲料禁抗令”,美国国家猪业协会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美国82%的猪肉生产商已经意识到农场使用抗生素的法规即将发生变化,除了大型猪肉生产商外,年出栏8万头猪或更多的生产商中,83%的生产商提到他们已经拥有一套稳定的系统来记录抗生素使用的管理过程。姑且不论这项调查的可靠性与准确性如何,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从养殖规模、还是生产管理水平、亦或是从业者整体素质,美国的养猪业都位居世界一流水平,有这样的养殖水平做保障,“饲料禁抗”后对于美国养猪业会造成一定的冲击,但不会伤筋动骨。

  中国养猪业在面对“饲料禁抗”时,整体反应比较平淡,也未见到行业相关机构做过什么调查与研究。这种情况与中国养猪业是以中小养猪场和散养户为主导的生产模式,以及养猪行业从业者整体素质不高是密切联系的。“饲料禁抗”可以说是全世界畜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中国也不例外,随着全面“饲料禁抗”的国家越来越多,不久的将来中国必将也会举起全面“饲料禁抗”的大旗,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从根本上提高中国养猪业的生产管理水平、转换生产模式、改善饲养环境,不光需要饲料企业和专家学者的努力,养猪业的各位管理者们更需要主动寻求应对之策才行,一味被动等待,最终受伤害的只能是自己。

  “后抗生素”时代,对于中美两国的养猪业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对于中国养猪业来说,面临的挑战将更大,中国养猪业首先须主观上转变对于抗生素的依赖思想,从小事做起、点点滴滴、主动求变,从而为中国畜牧业即将到来的“后抗生素”时代做好准备。

版权所有(C)2006-2009 山东饲料与经济网 山东农业大学动物营养研究所

邮编:27018 山东泰安市岱宗大街18号 山东饲料科技专业委员会

电话:0538-8249371 传真:0538-824937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