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一

两会代表屡提“禁抗”议案,你怎么看?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代表团代表杨佳鹏在驻地接受了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谈到,为了保障食品安全,建议禁止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古今来律师事务所主任吴青告诉记者,她将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提出关于防止禽畜养殖对环境的污染,减少抗生素类兽药使用的建议

曾经,大多数人对于“无抗”那是无条件的支持者,想想如果是自己的孩子,一进医院,就是抗生素挂水,而且越来越小的病,却需要越来越先进的抗生素治疗,多么可怕;我们吃的肉、喝的水,都受抗生素污染,将来有一天,我们生病了却无药可救,怎么办?所以,作为一名畜牧从业者,支持健康养殖,无条件支持饲料无抗,直到有一天,小编偶然遇到了某业内大咖,说出了很多人欲言又止的话,顿时醍醐灌顶,似乎,“饲料无抗”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下面小编就聊聊从大咖那里受到的启发吧!
  控制药残比禁抗药物本身更重要
  为什么这么说呢?
  起因是这样的:2015年11月,英媒称,在中国人和猪体内采集的细菌中发现了一种能对终极抗生素产生强耐药性的新基因,这个终极抗生素就是在人和畜牧业上广泛使用的硫酸粘杆菌素,因此这一消息一发布,科学家就呼吁限制使用。硫酸粘杆菌素主要对于革兰氏阴性菌效果很好,如大肠杆菌、沙门氏菌等,这些畜牧养殖业最常见的肠道的致病菌。
  而如果突然地禁用硫酸粘杆菌素,这样只能是治标不治本,国内经常这样,事情总是发生了再去解决,那今天发现这个抗生素有问题了,就禁用这个,明天发现那个又有问题了,再禁那个,关键是,药物更新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细菌变异的速度,这样下去,有一天,我们是否会变成无药可救呢?
  再者,硫酸粘杆菌素也不是只有中国在用,美国也在用,但是美国的停药期控制的好,因为美国的工厂规模大,违法成本高,而中国正好相反,所以滥用现象、药残超标严重,往往就搞一刀切,直接禁用。
  其实,禁某种药物,既不是唯一的办法,也不是最佳的的办法。控制好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抗生素的药残,其实就是控制好停药期,就能既让养殖业有药可用,也能保障食品安全。
  解决抗生素问题,重点在养殖端,而不是饲料端
  这一个观点不少人都认同,小编这里还想拿硫酸粘杆菌素说事。国家允许作为药物饲料添加剂使用的抗革兰氏阴性菌(G-)有喹乙醇和硫酸粘杆菌素,广谱抗生素为金霉素和土霉素。土霉素,不能长期添加;金霉素,饲料中的添加量是75ppm,且效果不好;喹乙醇,首先是禁止在禽料中使用,其次鱼类对喹乙醇非常敏感,可以引起运输后的出血、死亡;所以抗革兰氏阴性菌的药物就只剩下硫酸粘杆菌素了。大肠杆菌是导致腹泻的最主要的G-,(硫酸粘杆菌素若被禁用,饲料中可以添加的抗G-的药物就所剩无几了,抗生素的危险就转嫁到了养殖端。想想吧,养殖端用药控制远远不如饲料中加药好控制。首先,药物有的需要拌料饲喂,全价颗粒料很难将药物拌匀,出现药残超标就不奇怪了。其次,我国的养殖规模小,散户多,养殖户水平参差不齐,意识不到药残超标的严重性,也容易钻法律监管不力的空子。
  任何的禁药措施都会带来养殖成本的增加,谁来买单?
  “无抗”被炒的如火如荼,很多饲料及添加剂企业都绞尽脑汁从生产工艺、原料处理以及抗生素替代品上面寻求突破。但是似乎没有人过多得考虑成本的增加由谁来买单?说到底,还不是得养殖户买单,不过别忘了,我们国内的养殖成本是13元/kg猪肉,而国外才9元/kg,即使不增加成本,我们的成本已经高出国外44%了,进口猪肉量每年都在增长,2015年我国进口猪肉已经突破150万吨,如果成本继续增加,我们就只能吃国外的猪肉了吧?还有人说,可以生产高端肉,提高价格,养殖户就有利润,别忘了,中国13亿人,9亿是农民,纵然大家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9亿农民的消费水平还不足以让他们天天吃高端肉,市场销路还是非常有限的。还听到一种声音就是,现在无论从法律法规的层面,还是市场规律,都在逐步淘汰散养户,未来养猪的是是有钱人!小编还想说的是,那么多散户被赶出养猪业,解决不好他们的就业问题,失业率不得蹭蹭蹭的上涨吗?
  说到底,推进饲料无抗的原因,是对入口的水和肉不放心,它们残留了本不该存在的兽用抗生素(或超标),继而引起人体病原菌的耐药性!现实的解决方案,那么与其争论禁哪个药,不禁哪个药,不如先控制好现用药的残留问题,停药期问题,那么消费者入口的东西不就不存在安全担忧了么!照搬国外的路,未必好走,毕竟,现实中我们的养殖环境和欧美差的很多很多……

版权所有(C)2006-2009 山东饲料与经济网 山东农业大学动物营养研究所

邮编:27018 山东泰安市岱宗大街18号 山东饲料科技专业委员会

电话:0538-8249371 传真:0538-824937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