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一

五大理念引领畜牧业“十三五”开局之年

 

    2016年,畜牧业迎来了“十三五”开局之年。在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经济进入新常态、全面深化改革、脱贫攻坚的大背景下,“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大力推进农业现代化。农业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王济民说,“十三五”规划建议对农业的核心要求是实现农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取得明显进展。畜牧业作为农业的重要部分,拥有一些独特优势,例如受土地制约影响小、工商资本进入较多、畜牧技术进步较快,因而,畜牧业的现代化不仅要有明显进展,更要尽可能率先实现。那么“十三五”期间,我国畜牧业应该如何发展?

    王济民说:“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为‘十三五’期间畜牧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创新

    “在创新方面,技术创新、制度创新、企业商业模式的创新三个创新一个都不能少。”王济民说,“过去,讲创新主要是讲技术创新。现在,有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畜牧业必须要全面考虑。”

    在技术创新中,良种培育是当前亟须解决的问题。“目前我国畜禽良种的问题确实很大,种植业良种国家已经很明确了,要建成以企业为主体,走‘育繁推一体化’的路子。但是却把畜牧业遗忘了。过去有人说‘良种化’就是‘洋种化’的过程,由此进入‘进口-退化-再进口-再退化’的恶性循环。所谓的良种场就是扩繁场和杂交场。另外国家对于畜牧业育种的支持力度也不大。例如,一个生猪育种项目和一个水稻或者玉米项目的资金支持几乎是一样的,这也是个问题。种植业虽然育种周期长,但是育种成本很低,一株苗可能只有几分钱,但是一头种猪就要几千元,良种奶牛可能要上万元,所以育种的科研费用是不够的。再一个,畜牧业育种周期可能更长,育成一个品种大概没有20年是完不成,而种植业相对而言要好一点,周期短的可能2年~5年就可以育成一个品种。”王济民说,“这个层面讲,国家科技计划里面要对畜牧业的良种设立一个重大专项,组织我国最优秀的企业、最优秀的科研人员联合攻关,摆脱我国对国外动物品种的依赖。只靠企业干不成,只靠科研机构也干不成。一定要形成一个完备的全国良种育种体系。”

    今年,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畜牧业要在政策制度方面下功夫。王济民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去库存、降成本和补短板”。对于农业来讲,最大库存就是粮食库存,对于畜牧业来讲,存栏就是库存。存栏规模大不大不好说,但是存栏的结构肯定是不合理的。例如一些质量差的母畜仍然在使用,一些不好的品种仍然在生产,这些就该去则去。还有降成本,劳动成本上升、土地成本上升、畜产品价格顶破天花板,所以说将来我国畜产品是不是还继续进口,就取决于降成本。比如说劳动力成本高怎么办,可能就要靠机械化、智能化、自动化,用这“三化”来解决劳动成本上升的问题。另一方面,降成本里面还要考虑提高效率,提高效率的话就是靠科技进步,靠优良品种,靠现代畜牧业科技设施和设备,提高效率也是相当于降成本。第三个就是要有一个好的产业模式,好的产业模式一方面可以减少产业链的波动,一方面可以缩短产业链,比如产销对接、农超对接等形式也可以降成本。除此之外就是补短板问题,“短板”对于畜牧业来讲,畜产品质量不高、环境污染、人员素质差、基础设施薄弱等问题都是短板。     

    企业商业模式的创新,也是创新的主要内容。要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针对“互联网+”� J剑跫妹袼担骸啊チ�+’,主体是互联网,是互联网加上其他的产业。对畜牧业来讲,主体是畜牧业本身,而且数据库、网络监控等已经在畜牧业中应用,关键要看能不能把互联网加上来,使之更加完善,这才是核心问题。”

    协调

    畜牧业的协调包括区域间协调、贫困地区和非贫困地区的协调。王济民说,“畜牧业因为环保的问题,由东部向中部、西部转移。将来,政府配置公共资源也要向中部、西部倾斜。东部地区基本上不发展养殖业,要是发展的话也是发展规模化养殖。对于贫困地区要进行分类,有些贫困地区生态破坏严重,就不一定养殖牛羊。而生态好的地方就可以养。在不破坏生态、不污染环境的前提下,畜牧业在产业扶贫里可以起到大作用。”

    王济民继续说,“除此之外,产业间的协调也是非常重要的。种植业、畜牧业、加工业、流通业、餐饮服务业等不仅仅要协调,而是‘一二三产业’要融合在一起。在融合发展里最核心的问题是要让生产者、普通农户分享产业链增值红利。过去产前、产中、产后在产业上有链接,但是在利益机制上不协调。一般情况下,最强势(利益最大化)的在终端、消费端,例如超市。利益最受损的还是小农户、养殖生产者。”

    绿色

    畜牧业对环境的影响由来已久,经过测算,目前反刍家畜温室气体的排放量要大于猪和鸡,因此,从品种选择的角度看,未来可能会减少该类动物的饲养。同时,还需要在饲料、畜舍、养殖模式等方面共同发力,其关键是要做好农牧结合。

    “畜牧业污染实际上是资源放错了地方,粪污处理关键是强化资源化利用。”王济民介绍,在畜牧业环保方面,废弃物处理采取了沼气发电、“猪-沼-果”等措施,总体上产生一定效果,但若进行大面积推广,并使其成为固定的处理模式仍面临众多问题。因此,加强废弃物的循环可持续利用,通过种养结合,将动物粪便变成有机肥替代化肥,既能解决畜牧业的污染问题,又能提高农产品质量,最终实现农业和畜牧业的双赢。王济民表示:“解决畜牧业环境污染问题首先要农牧结合,养和种之间要建立起一种平衡。从政策的角度,建议出台有机肥补贴政策。”

    从养殖的角度而言,要发展适度规模化。规模化对企业和养殖场的涵义是不一样的。对于企业来说,规模越大可以创造更多的收益;对于养殖场来讲,规模一定要适度,单个的养殖场不能无限扩张,否则会造成污染隐患。王济民强调,“规模化养殖首先要实现畜舍的标准化,它是标准化养殖的核心问题;其次要形成养殖场和农田的配比关系。最理想的办法就是把养殖场作为种植业高标准农田建设的一个基本配置,真正实现农牧结合。”畜舍的标准化对于牲畜的养殖尤为重要,在当前集约化、工厂化饲养的背景下,畜舍决定了养殖的通风、营养、废弃物处理等多个环节。目前,从国外的经验来看,一个标准化生猪育肥场可养猪2400头,且必须建在农田旁边;一栋标准化鸡舍可养鸡2万只。因此,应该学习欧盟、美国、日本的先进理念,将养殖场粪便储存、还田,使养殖场成为高标准农田的有机配件。“下一步的工作是进一步明确规模化养殖的标准,同时,政府应做好养殖场的布局规划。另外,对于大型养殖场要进行严格的环评工作。”王济民介绍。

    开放

    目前,我国畜牧产品进出口情况是,关税比以前低,国内畜产品价格高,畜产品进口量持续增加。王济民表示:“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是进饲料还是进肉,国家一定要做一个战略选择。”

    王济民说,国内企业与国外竞争,主要考虑三个指标,即成本价格因素、质量因素、环保因素。只有在这三个方面拥有了竞争优势,才能取得消费者的青睐。从畜牧业本身来看,国内企业间的竞争很激烈,畜牧企业如何走出去是未来值得考虑的问题。

    随着进出口贸易的扩大,走私问题逐渐暴露出来。王济民表示,“走私对国内的价格会有影响,但是疫病的影响更加可怕。走私是不经过检疫的,国外的病毒容易传进来,这个损失不是价格低可以弥补的,一旦疫病传入,损失是不可估量的。将来在海关管理、打击走私方面一定要有大动作。”

    共享

    如何让生产者共享产业红利是畜牧业发展的重要环节。王济民表示,未来畜牧生产者可以通过入股等形式参与产业链内部的利益共享。“土地、劳动力、国家补贴等都可以入股,通过采取股份制、合作制、代养、托养等措施来保障畜牧生产者的利益。另外,在贫困地区脱贫方面,畜牧业也应该有所作为,要让贫困地区也能享受畜牧业发展所带来的好处。”

    同时,王济民建议国家推行相关扶持政策。“可以考虑将国家扶持合作社、龙头企业的资产(包括设施、设备等)作为合作社和养殖户的股份进行入股,使其实现股份化。这是今后值得探索的方向。”

来源:中国畜牧兽医报

版权所有(C)2006-2009 山东饲料与经济网 山东农业大学动物营养研究所

邮编:27018 山东泰安市岱宗大街18号 山东饲料科技专业委员会

电话:0538-8249371 传真:0538-8249371 站长统计